当前位置 >> 灵秀广水 >> 记忆中的故乡春节
记忆中的故乡春节
发布时间:2016-1-4  点击:2816次  来源:转载   编缉者:
春节是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的传统节日。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最隆重、最盛大、最热闹,全民参与的影响深远的民族节日。春节是传播到海外、东北亚、东南亚多国以及全球华侨和华人的盛大节日,是具有世界影响的重要节日。春节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符号。

春节是中华民族历史悠久的传统节日。春节是中国人最重要、最隆重、最盛大、最热闹,全民参与的影响深远的民族节日。春节是传播到海外、东北亚、东南亚多国以及全球华侨和华人的盛大节日,是具有世界影响的重要节日。春节是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符号。

我已进入耄耋之年,在这个世界上过了八十个春节,比较起来,还是儿时故乡的春节,俗称过年,内容丰富,人情味足,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的故乡在湖北北部山区,是一座名曰应山(现为广水市)的小县城,与河南信南为邻,地处中原文化和荆楚文化的交汇之处,民风纯朴,南北兼容,颇有地方特色。我家住在县城的东街,经营一家水烟作坊,全家劳作,自食其力,有一段时间家境还算殷实,那时的年过得有滋有味,丰富多采,我儿时年年都盼着过年,至今难以忘怀。

繁忙愉快的准备活动


那时尚处在农耕社会,缺乏现代化的生产储存营销手段,要过好节日一切都要靠自己动手,做好准备。春节的各项准备工作,进入冬季开始,长达数月之久。准备花样繁多,全家十多口人,除了不谙世事的孩童,不分男女老少,各展所长,倾力投入,乐在其中。

制作食物。这是准备过年的重头戏,俗称“办年货”。年货之一是腌制腊肉、香肠、咸鱼等食品;年货之二是制作“米子”(手工制作的爆米花)。“米子”的制作程序较为复杂,需先将糯米洗净蒸熟,把一小部分的糯米染成红色和绿色,再将所有的糯米放在竹编的笸箕中进行晾晒,经过近一个月晾晒,水份全干,再放在大铁锅之中与砂子一起爆炒,炒熟后用竹筛筛去砂子,即成了“米子”。口感比现在机制的爆米花好。当冬日阳光下的天井(院子)中晾满红绿相间的糯米,墙上挂满腊肉、香肠、咸鱼,年味就渐渐地浓郁起来。除了以上两大项食物之外,还要制作糯米糍粑、油炸豆腐、油炸排叉、油炸发肉、炒红薯片,炒花生、炒瓜子等多种小吃。

缝制新衣。那时县城内只有少数几家使用缝纫机的成衣店,价格昂贵,除了为学生制作制服外,很少有人光顾。普通市民的衣服多是由家庭妇女自己缝制,或请裁缝师傅缝制。当时我的家境尚处在“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景况,但是,过新年,穿新衣,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因此,每到过年之前,我们家中也要想方设法抽出钱财买好布料,请来裁缝师傅,摆上案板,忙上十天半个月,为家中的每一个人缝制新衣。

打扫阳尘。打阳尘,这是家乡的土话,实际上就是除旧迎新的大扫除。家中是个烟丝作坊,平日尘土飞扬,积累的飞尘很多,年前要内内外外、上上下下进行彻底的清扫。另外,当时尚无玻璃窗户,前后三进院落的数十扇门窗都是纸糊的格子窗户,经过一年的风吹雨打,早已破烂不堪,这时先要把这些破纸撕扯干净,这是一项很繁锁很磨性子的活,由母亲、婶娘、尚未出嫁的么姑,加上我这个上学的长子,几个人要忙碌数天,才能完成,接着由叔父买回皮纸(一种很有韧性的纸张),调好浆糊,精心裱糊,贴上红色窗花,顿时让人感到焕然一新,喜气洋洋。

书写春联。当时还没有印制的春联面市,有些读书人节前就在街上摆上书案撰写春联出售,一般市民大多是买回这种对联贴在大门之上。而那些比较讲究的人家,则要备上酒菜,请当地有名望善书法的人士登门撰写。我们王家在东街是大姓,人丁兴旺,其中有一位堂叔是县中的美术教师,书法颇佳,在县城很有名气,我们家中每年都是邀请这位先生来挥毫泼墨。在此之前需要备好笔墨纸砚,而当时没有墨汁销售,我家的门窗又多,需书写十多幅对联、横幅,窗帖之类的吉祥作品张贴,需要研磨大量的墨汁备用,这项艰难的工作就责无旁贷的落在我这个家中唯一的“书生”的身上,每年都要耐着性子干上几天,磨出两大碗墨汁。书写当日,恭请先生饮酒用膳,餐后即趁着酒兴挥洒起来,我则跑前跑后,端茶、铺纸、吸墨、摊晾,忙得不亦乐乎。边干活,边欣赏,边学习,受其蒸陶感染,后来也临摩研习,成了一个小小的书法爱好者。

布置厅堂。这是最后的一项综合性的准备活动。我们家中平日粗茶淡饭,节衣缩食,厅屋堂屋都作为生产场地使用,无须任何陈设摆式,因此,每年过完元宵,就把节日的祭祀用具、字画作品、陈设家具都收藏起来,束之高阁,到来年过年前等停止生产活动时再重新布置起来。这时先把收藏起来的过年使用物品都拿出来,擦洗干净,再进行陈列。堂屋布置是中心,在屋的正上方祭祀条案之上摆上锡制烛台、瓷质香炉、圆形铜磬,供奉着“天地君亲师”以及“东厨司命”和“历代祖宗”的神位。屋的两侧各挂四幅国画作品,每幅是一位八仙的人物画像,两侧下方各摆四张靠背椅和两个茶几,屋的顶棚上面正中间吊上一盏带灯罩的煤油灯(当时县城没有电灯,平时只用点灯芯的昏暗的梓盏油灯照明,用煤油灯就算是奢侈品了)。屋子中心烧上炭火盆,这时平日生活起居的堂屋就变得温暖神圣起来了。厅屋的布置则按客厅的格局安排,正上方挂上山水中堂画,两侧挂上一幅对联,下方是一张长形木质条案,条案的中间放着自鸣钟,两边摆放一对瓷瓶,瓷瓶内插上拂尘和鸡毛掸子;条案前是一张八仙桌,桌子两边是一对太师椅;厅堂两侧各放两个茶几和四把靠背椅;八仙桌和茶几上均摆放着茶具。经过这一番打扮,就把平时的劳作场地巧妙地变成了一间相当典雅颇有“书香门第”风范的会客厅了。


隆重热烈的节日进程


当年故乡的春节,是经过民间的长期积累,约定俗成,严格按祭祀神佛、祭典先祖、亲友祝福,去旧迎新、祈求丰年的内涵有序地进行。

腊八。传说农历腊月初八这一天,是佛祖(释迦牟尼)立地成佛修成正果的日子,寺庙在此吉日都要煮粥供佛,此举流传到民间,就形成了喝腊八粥的习俗,从这一天开始,春节的系列活动就拉开了序幕。

小年。农历腊月二十四日,是谓小年,中心内容是送灶神,希望灶王爷他老人家能上天言好事。民间信奉灶王爷是掌管一家祸福的神仙,对此神特别敬畏,不敢得罪,在家中灶台之上供有灶君神位,每月初一十五两日,敬香礼拜。腊月二十四日,是灶神上天述职的日子,故乡有一个令人发笑的习俗,当天人们要吃一种粘性很强的麦芽糖,并用此糖供奉灶神,寓意是用糖粘住他老人家的嘴,防止他上天去乱发议论,很有当今送“封口费”的味道。

除夕时间是腊月三十,是年节之中最隆重的一天。首先是贴春联,除了大门贴上“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爆竹一声除旧岁,梅花点点迎新春”之类的对联和门神外(内容每年更新),天井墙上,窗户左右,还要贴上“吉星高照”“紫气东来”之类的吉祥祝福的条幅,并把庭院打扫干净,迎接年节。到了傍晚,开始祭祖,这时点燃蜡烛,焚燃高香,在堂屋正中,摆上圆桌,供奉着什锦火锅整鱼全鸡等美食佳肴,陈列着碗筷餐具,供先人们“享用”。届时,全体男丁肃立左右,由家中长者我的父亲主持仪式,他身穿长袍马褂,站立供案左边,手执木槌,敲击铜磬,有节奏地敲击一百次,越敲越急,磬声久久地迥荡在厅堂之上,伴之熊熊燃烧的红烛,冉冉升起的香烟,加上焚烧黄表纸飘浮在空中的纸花,整个堂屋形成了一种非常神秘的气氛,使我这个年仅十余岁的少年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神圣肃穆之感由然而生,不知不觉沉浸在遐思之中。磬声既止,父亲率领全体男丁三叩九拜,仪式即成。随即开始吃年饭,这时全体男女按长幼辈分围坐桌前,共享全家团圆的年夜饭。酒足饭饱之后,开始通宵守岁。漫漫长夜,如何度过?当年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娱乐工具,唯一可以消遣的方式就是成年人玩当地流行的一种叫作“上大人”的纸牌,孩子们则兴致勃勃地燃放鞭炮,高高兴兴的接着长辈们给的压岁钱。守岁到黎明之时,开始举行“出行”仪式。“出行”是当地祭拜天地迎春祈福的一种习俗,出行的时刻方位按历书所指,每年不同。“出行”时要摆上香案,供上猪头整鸡全鱼等供品,点燃香烛,焚烧黄表,燃放鞭炮,家庭主人叩首行礼。此时全城居户,家家燃放鞭炮,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出行”之后,还要挑着祭品到城隍庙去向道教信奉的管理城镇的城隍老爷拜年,至此除夕的全部活动才算“大功告成”。

拜年。这是一种借年节之时亲友祝福,联络感情,相互交流的社会活动,有一定的规范和程序。当年还是严格遵守男女有别的传统习惯,正月初一是男宾相互拜年,正月初二是女眷相互拜年。男宾拜年有两种方式,至亲好友是登门拜年,家乡的习俗是要用糖水泡一碗“米子”(即手工爆米花)和馓子(一种油炸的似面条状的食品)的美食,热情地招待拜年的客人。一般的朋友,则?用投递贺年片的方式拜年,将贺年片从门缝中塞进对方的家中。这种贺年片大约长六寸宽三寸,右上方印“恭贺新禧”四字,左下方署上商家的名号或个人姓名,并在署名之后印上“顿首”或“敬贺”之类的礼节性的语言。正月初二女眷拜年更有一番热闹景象,家乡的习俗是,头年新婚的妇女要重新穿上结婚的礼服,盛装登场,回娘家和至亲家中去拜年。届时大街上不时有身着凤冠霞帔传统服饰或流行旗袍的新娘,步行或乘轿过来,后面跟着手拿拜毯的亲属家人,一群小孩尾随其后,不停地喊“看新姑娘”,形成了故乡年节所特有的一道风景线。

欢庆。年节期间,从初一到十五,长达半月之久,商家均停业休息,小商小贩却络绎不绝,出售各种节日玩具,其中销路最好的是一种名为“的哚”的玩意,购买者十分踊跃。所谓“的哚”乃是玻璃制成的一种喇叭形的玩具,底部由很薄的玻璃封闭起来,吹时要控制好气息,均匀地一吹一吸,空气引起底部玻璃振动,发出“的哚、的哚”的声响,很是好玩,青少年乐此不疲,节日期间到处都是这种声音,十分热闹喜庆。可是,如果气息控制不好,用气过猛就会引起底部的玻璃爆炸,发出“叭”的一声响,人们笑称是“的哚,的哚,叭!”叭字与发字在故乡同音,喻有发财的象征,因而“的哚”的爆破大受欢迎。除此之外,年节期间还有唱渔鼓的,划旱船的,数来宝的,耍猴戏的,各种民间艺人沿街献艺,祝贺新年。他们走到各家门前表演,主人都要热情接待,发送红包,表示感谢。


全民狂欢的上元佳节


正月十五闹元宵看花灯把年节的庆典推向高潮。家乡的风俗过元宵节要从正月十三至正月十五大闹花灯三个夜晚。届时家家户户在门前点上各式灯笼,走马灯,绣球灯、鲤鱼灯,麒麟灯、花样繁多,各显其长。这时不仅全城的男女老少倾城而出,上街观花灯,四乡的农民也扶老携幼投亲靠友进城走亲戚看花灯,人潮涌动,非常热闹。

除了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欢庆元宵,更为精彩是各条街道自行筹办的元宵灯会。

在这些元宵灯会中,城外的东关街的灯会独具特色,他们玩的是“过街灯”,是一种固定式的灯会。所谓“过街灯”,就是在街道两边的屋檐上横搭上一根杉木(小县城的街道很窄,宽不过丈余),吊上彩纸扎的戏台,戏台上扎有各种灯饰人物,组成一台台民间故事或历史掌故,什么孟母三迁、桃园结义、霸王别姬、贵妃醉酒、梁祝姻缘、鹊桥相会、木兰从军、武松打虎、平贵回窑、包公断案,好戏一台接着一台,颇有传统文化气息。进入夜晚,将戏台和灯饰人物都点上蜡烛,整条街道灯火通明,过街灯下,游人如织,蔚为壮观。

其他的街道则是玩游动式的龙灯会,每条街道组成一支花样繁多的提灯游行队伍,到全城各条大街上进行巡游。各家各户男女老少在自家门前观灯,当巡游队伍来到自家门前时,都要燃放鞭炮,以示欢迎,形成了与过街灯不同的另一种热闹景象。这种巡游的龙灯会,大致由以下花式组成:打头是四个骨牌灯,分别书写“上元佳节”“普天同庆”等字样。接着是二十多个小男孩组成的骑马灯,孩子们身穿新衣,手执马鞭,腰缠绸带,并在胸前和背后各插一根筷子,把马头灯挂在前胸,马尾灯挂在后背,人灯相连,形成一种骑马的姿势。孩子们边走边挥马鞭,活泼天真,非常可爱。骑马灯后是打“莲响”的队伍,所谓“莲响”是用一根三尺长的竹棍,两头串上几枚铜钱,打起来连连作响。这只队伍由十多名男青年组成,边走边用“莲响”击打身体的各个部位,统一行动,变换花样,是种很有地方特色的民间舞蹈。紧接其后的是划旱船,踩高跷,舞蚌壳精等各种民间杂耍。再后是具有当地特色的舞狮子,这种狮子与当下流行的绸布狮子不同,是用竹篾扎成的狮子灯,绣球也与众不同,是在两个铁丝球中放上燃烧的木炭,以绳提在舞者手上,进行舞动。行进时,一个人舞动着两根竹棍支着体内点有蜡烛的狮子,一个舞动燃烧着的铁丝球,双人对舞,灯影摇曳,火花四溅,喜庆色彩十分浓烈。压轴好戏是一条硕大无比的大龙灯,这条龙灯也是竹篾编制而成,龙头高约丈余,宽约六尺,用一根杉木穿起,体内点燃一百多只蜡烛,巡进时平放着由数十名身强力壮的小伙子架抬而行,龙身由十二支大型桶形灯笼组成;最后是一只尾巴高翘的龙尾灯。这样硕大无比的龙灯,加上振耳欲聋的锣鼓伴奏,气势恢宏,完全镇住整个游行队伍的阵角,给人们带来一种无比兴奋激动的情感。

元宵龙灯会最后的狂欢在城外一块空地上举行,届时各个街道龙灯会巡街的人马先后都聚到广场,跟来看热闹的群众更是人山人海。狂欢高潮是比赛举龙头灯。龙头灯重约一百多斤,参赛者都是膀粗腰圆的棒小伙子。他们赤膊上阵,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赛时将龙头灯顶部套上绳索,数人用力把平躺着的龙头灯拉直竖立起来,比赛开始锣鼓齐鸣,鞭炮不绝,参赛者一个个上前轮翻将龙头灯高高举起,坚持时间最长的人为最后的胜利者。这种热烈彪悍勇敢豪迈的表演,赢来了全场的鼓掌欢呼,叫好之声不绝于耳,群情激奋达到顶点,延续了半月这久的春节庆典就在一片欢呼声中划上了圆满的句号。散场之后,人们都兴高彩烈地回家去煮元宵吃汤圆,畅叙举家团圆的天伦之乐。


当代的春节应该怎么过?


我的童年是在苦难中度过的,并不是什么太平盛世,上述的小城春节盛况,只是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出现过短暂的一两个年头。在那动荡不安的岁月,人们为什么还要苦中作乐,如此大操大办春节庆典呢?据我看来,那是一种祈祷,一种诉求、一种期盼、人们期盼着太平盛世的来临,人们期待着过上和谐幸福的生活。新中国成立,人们翻身得解放,但是,在如何对待中华民族传统文化这个问题上,出现过些状况,推倒三座大山,反对封建主义,把一些传统文化也一起反掉了。建国后,春节虽是法定假日,但是越过越简化了,到了“文革”时期,大破“四旧”,提倡过一个革命化的春节,这时的春节已经名存实亡。改革开放,春天来了,人们又有滋有味地过起了春节,奔春运,看春晚,吃年饭,放鞭炮,搞旅游,忙得不亦乐乎。可是,时间一长,竟有点兴致索然,感到年味越来越淡了,这是怎么搞的呢?前后对照,据我观察,原因有四:

其一,没有祭祀活动。现在过春节,既不敬神,也不祭祖。除了吃喝玩乐,没有什么其他内容,缺乏一种精神寄托。当然,我们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无神论为主体的国家,不可能再提倡搞过去那些封建迷信的活动,但是纵观世界,各种节日,特别是宗教节日,都有其祭祀内容,这对凝聚人们的精神力量还是很起作用的,我们的春节应当怎么办?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其二,缺乏大众参与的庆典活动。现在春节期间也有不少群众性的活动,比如庙会之类,但是,商业气息太浓,老百姓去游逛,多是购物看热闹,少有自己策划,自己参与,相互交流,乐在其中的活动,工作单位、居民社区组织的活动更为少见。

其三,没有自己动手的机会,缺乏“过程”的乐趣。现代化的生活方式,把人都变懒了,春节来临,只要有钱,不必自己动手,什么都能买到。到超市去转一圈,什么鸡鸭鱼肉,什么山珍海味,什么各色小吃,什么新款衣帽,什么窗花对联,应有尽有,钱到物来。就是年夜饭,也不必自己操办,打个电话给餐馆订座就齐了。想想看这样过年还有多少年味?

其四,缺乏互动性的亲切交流。春节拜年,也完全是现代化,信息化,网络化方式,见物不见人,打个电话,发个信息,就达到目的。更有甚者,一些人采用“群发”的方式,众人共用一句话,一键结局。这样走过场的拜年方式,试问还有多少人情味?

总之,人们为什么会感到年味越来越淡了呢?综合上述四个原因,我认为是春节得了“现代病”,是社会进步了,物质丰富了,科技发达了,生活方式改变了带来的新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前进中的问题。要过好当代的春节,不可能再回到过去完全照搬农耕社会的那一套,而应当在发扬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前提下,吸取传统的精华,开创现代的有时代特征的有人情味的过节方式。恰逢此时,由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中国广播电影电视报刊协会、东方华夏遗产保护中心四家著名的文化团体发起在全球范围内征集中华“春节符号”的征集活动,这是一项弘扬中华民族春节文化,丰富春节活动内容,扩大春节文化影响的创举。为此,我特将儿时故乡的春节盛况纪实如上,奉献给征集委员会,作为研究春节文化的参考,但愿能为弘扬春节文化,擦亮“春节符号”,把中华民族的欢乐春节推向世界作出一点微薄的贡献。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 北京美食
会员单位